2021年8月,美国华裔科学家戴宏杰在《自然》杂志上,发表了实现钠金属电池充电的研究报告。通过施特贝尔法合成出纳米级的碳球,约束钠原子的活动轨迹,同时再采用合适的化学反应,完成充电了流程。解决了困扰材料学家五十多年的大难题;

2021年6月,全球首套1兆瓦时钠离子电池储能装置,在山西成功投运;

2021年5月,动力电池巨大宁德时代宣布开发钠离子电池,同年7月29日,发布了其第1代钠离子电池,并透露,钠离子电池将与锂离子电池混搭使用,预计最快于2023年实现钠离子电池的商业化,届时电池能量密度将突破200Wh/kg。

2019年3月,首座钠离子电池储能电站在江苏问世,并成功供电;

2015年,我国研制出了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钠离子电池,实现率先突破。

这两年,中科海钠、众钠能源等钠离子电池公司也受到了资本的关注,收获投资。2022年4月1日,华为旗下投资公司哈勃科技也参投了中科海钠。

钠电池会取代锂电池吗

钠电池短时间内无法取代锂电池的,钠离子电池会先在储能电池领域,以及低速电动车领域投入使用,或是与锂离子电池混搭使用,如此还能提高电动汽车电池的低温性能。钠离子电池的应用前景还是非常可观的。

安全性能上,钠离子电池更安全,锂离子电池电流密度越大枝晶锂生长越快,刺穿电池内部结构,造成短路自燃。而钠离子产生枝晶的概率很低,自燃的概率很低。

性能参数上,钠离子电池在能量密度、功率密度等指标都要比锂离子电池差。主要原因是,在携带相同电荷时,钠离子要比锂离子大两倍;

使用成本上,锂的储量不算特别丰富,而纳却可以说是取之不尽。目前钠离子电池制造成本优势不高,但技术的进一步提升,及产业的规模效应,优势将会放大;

国家战略上,国际上资源的争夺愈演愈烈,除中国以外,主要分布在南美洲、澳大利亚等国家及地区,不可控因素过多,易导致能源危机。天齐锂业虽说在澳大利亚手握全球最大锂矿控制权,但项目进度“遥遥无期”,这多少深受中澳关系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