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品牌专区
改件仓库

举头三尺有光环 有车顶的F1你还喜欢吗?

来源:无敌汽车网 文:邝永佳 图:网络 鸣谢: 审:R.P

2018-01-11

[导读] 扰攘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后,非常具有争议性的Halo头部保护装置终于要在2018年应用在F1赛车上,这将会使F1赛车从无顶变成有顶,这是一个革命性改变。

扰攘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后,非常具有争议性的Halo头部保护装置终于要在2018年应用到F1赛车上。或许不少车迷以为见过Halo,其实各车队近几年测试过的Halo只是赝品,充其量是给车手适应一下座舱视野,以及给观众感受一下外观设计的初步制成品,2018年真正的Halo才交到各车队手上,之后各车队才进行碰撞测试和空气动力学调整。三个分别来自英国、德国和意大利的厂商获得FIA认可,为各车队生产及供应Halo,车队可自行选择适合自己的供应商,每个Halo装置将会从15,000欧元起步,这个价格可不便宜,比很多入门车还要贵。

加装一个Halo并不是拧几颗螺丝就能解决的事情,需知道F1的碳纤维单体壳是一个高强度的浴盘状物体,安装Halo必定要在单体壳上开孔,而钻孔也必然影响原本的结构强度。Halo本是用来保护车手头部,但如果因为安装Halo导致碳纤维单体壳强度降低而让车手蒙上其他风险,那就得不偿失了,因此FIA将会针对Halo进行非常严格的测试,不过关的赛车当然不能参赛了。加装Halo随之而来的还有重量增加,2017年赛制大改革,F1已经从702kg增加到728kg,FIA初步估算加入Halo后赛车重量再增加6kg,达到734kg。然而在实际操作中,6kg的加幅根本容不下整个Halo装置,根据印度力量车队的说法,重量增加达到14至15kg,其中9kg是单纯Halo的重量,而另外6kg则是安装支架和缓冲物的重量,印度力量车队还表示2018赛季就别想在赛车上安装压舱物了(为了让赛车配重更平衡,车队会在赛车的特定位置上加装压舱物),除非车队再花钱研发更轻量的物料和零件。当然,印度力量只是一支中游车队,或许其他大车队会以更轻量的方式安装Halo。

已使用

图:硬要翻译的话,Halo就是光环,不过这丑陋的Halo没什么光环可言,顶多是一个保命环。

已使用

图:F1赛车的最小车重是跟车手体重捆绑在一起的,每一次最小车重出现改革,便是车手减肥的高峰期。Halo装置的加入,比较重的车手必然会吃亏,而身材较高的车手也会因为Halo而影响视线。

已使用

图:Halo使F1赛车的外观备受争议,不过对于车队来说有一个好处,人字拖Halo可为他们提供了额外的广告位。

已使用

图:F1赛车的座舱为碳纤维单体壳,由超过60层碳纤布构成,重量非常轻,强度也非常高,一般的正面撞击情况下车手得到非常到位的保护,然而像F1这类方程式赛车座舱的安全漏洞是车手头部。F2车手Henry Surtees、F1车手Jules Bianchi都是因为头部撞击而丧命,而在IndyCar赛事中,Dan Wheldon和Justin Wilson也是头部受创而离世,别忘了还有Felipe Massa几乎被迎面飞来的一根弹簧夺去生命。相关的案例已经不少了,站在车手安全的立场,以F1为代表的方程式赛车应该要把这个安全漏洞补上。

已使用

图:服役于1950至1951年的法拉利Ferrari)375 F1,车手的手臂、肩部和头部都暴露在外。

已使用

图:发展到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车手的手臂在转弯时才露出来,只有肩部和头部露出车体外。

已使用

图:千禧年后,就只有头部露在外面。

已使用

图:2007年澳洲站Alexander Wurz和David Coulthard几乎酿成割头惨剧的撞车事故后,F1座舱的头部保护做得越来越到位,座舱边缘将车手半个头包了起来。尽管如此车手头部已经处于半包裹状态,不过近年来的事故多次伤及头部。

已使用

图:2010年,由劳拉(Lola)提供的半封闭式座舱方案,将车手头部的顶端盖,然后在前方加一块战斗机式挡风玻璃。不过这个方案更多是纯概念上的展示,并没有得到FIA的青睐。

已使用

图:2015年,车手头部安全成为不能忽视的议题,FIA一下子测试了三种不同方案的安全装备。第一种方案是在座舱前方加装三道鳍片,虽然保护效果非常出色,不过对车手视野造成明显影响,而且更重要的是外形极度不美观。

已使用

图:至于第二种方案,三根钢管跨过车手头顶,保护效果必然很好,然而问题是遇到意外时,车手很难逃离座舱,该方案存在严重BUG,肯定不能采用。

已使用

图:第三种方案是由钢管焊接而成的人字拖状管阵,也就是Halo的雏形。当然,后来Halo也成为FIA的最终选择,2018年统一安装上车。

已使用

图:红牛车队也曾经向FIA提供了另一种可行方案,类似于战斗机座舱的挡风玻璃,视野非常好,保护效果也比较到位。

已使用

图:另外法拉利也推出类似于红牛的方案,并将该方案称为Shield,也就是盾牌风挡,不过Shield也有一个BUG,就是玻璃曲面将视野扭曲,测试后Sebastian Vettel感到头晕目眩。二战时期的战斗机也遇到过类似问题,当时的飞行员非常依赖目视,毕竟当时主要还是近距离的Dogfight式枪战,不少战斗机的座舱顶部采用温室式小窗设计,就是为了避免玻璃出现曲面,因为微量曲面可能会带来几十甚至上百米的视觉落差。再回到Shield这个话题,F1赛车之间的轮对轮争斗,可能要精确到厘米甚至毫米,显然Shield还不能派上用场,起码解决视野扭曲问题之前不能应用到F1比赛中。

提示:键盘左右"← →"按键也可以翻页


相关评论

无敌APP苹果版

无敌APP安卓版

无敌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