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品牌专区
改件仓库

【名人堂】公路赛骑手威廉.邓禄普离世

来源:无敌汽车网 文:邝永佳 图:网络 鸣谢: 审:R.P

2018-07-16

[导读] 7月7日进行的爱尔兰摩托车公路赛Skerries 100练习赛中,32岁的北爱尔兰骑手威廉?邓禄普在撞车事故中去世。

在2018赛季F1英国站举办的期间,爱尔兰摩托车公路赛Skerries 100分站也在进行中。然而从Skerries 100比赛现场传来噩耗,7月7日进行的练习赛中,32岁的北爱尔兰骑手William Dunlop(威廉·邓禄普)因撞车事故而去世。

已使用

图:William Dunlop从17岁开始参加摩托车赛,一直是爱尔兰摩托车公路赛和曼岛TT的常客,他一共参加了108场爱尔兰公路赛。

已使用

图:今年的爱尔兰公路赛一共有十个分站,7月7至8日举行的Skerries 100是第五站,然而非常不幸Skerries 100成为William Dunlop的告别之战。

William Dunlop从125cc开始他的赛车生涯,并成为爱尔兰摩托车公路赛的其中一个名将。在108场爱尔兰公路赛的征途中,William Dunlop曾经获得过四次North West 200冠军,以及七次Ulster大奖赛冠军。除了爱尔兰公路赛,从2006年至2017年间,William Dunlop也十分热衷于曼岛TT,其表现也可圈可点,曾先后六次登上颁奖台,最后一次在曼岛TT登台是2016年TT Zero组别的亚军。

已使用

图:William Dunlop曾经效力过Tyco BMW Motorrad车队,他的参赛车是宝马(BMW)S1000RR,该时期他的另一款战车是铃木Suzuki)GSX-R600。

已使用

图:2016年之后William Dunlop效力IC Racing车队,参赛车分别有Superbike组别的雅马哈(Yamaha)YZF-R1,以及Supersport组别的YZF-R6。另外他还通过其他车队参加Superstock组别,参赛车有川崎(Kawasaki)ZX-10R。

William Dunlop不仅是一个出色的摩托车骑手,他的身后还有一个声明显赫的摩托赛车家族。他的伯父Joey Dunlop是一名战绩彪炳的爱尔兰公路赛好手,曾先后24次赢得Ulster大奖赛冠军,13次赢得North West 200冠军。更重要的是,Joey Dunlop曾夺得26个曼岛TT的组别冠军,他是至今为止夺得曼岛TT组别冠军最多的骑手。英国报刊《Motorcycle News》将Joey Dunlop列为史上第五出色的摩托车手,这个威名仅次于意大利猴王Valentino Rossi。William Dunlop的父亲Robert Dunlop也是一个摩托名将,曾在1989年澳门东望洋大赛中以500cc排量的本田(Honda)击败两辆750cc排量本田继而夺冠。至于曼岛TT方面,Robert Dunlop曾参加过23场TT,并拿过5个TT冠军,以及14次登上TT颁奖台。不幸的是,Joey Dunlop和Robert Dunlop兄弟俩都英年早逝,两人都是在摩托车赛中意外身亡,去世时两人分别是48岁和47岁,更不幸的是,邓禄普家族中的后辈William Dunlop也是在摩托车赛中丧生。邓禄普家族中还有一名猛将,他就是William Dunlop的弟弟Michael Dunlop,他在TT中的表现非常出色,2007年至今一共参加过60场TT,先后27次上颁奖台,其中18次夺得冠军,这也使得Michael Dunlop成为夺得TT冠军第三多的骑手,仅次于Joey Dunlop的26冠和John McGuinness的23冠。

已使用

图:从左到右分别是Robert Dunlop、Michael Dunlop和William Dunlop。

已使用

图:驾驶6号赛车的William Dunlop。

已使用

已使用

已使用

将时间拨回到十年前,2008年5月15日,公路摩托界别备受瞩目的North West 200大赛进行中,邓禄普父子三人都是参赛选手。在250cc组别的排位赛环节中,父亲Robert Dunlop的摩托车在超过250km/h的车速下失控,倒地后被后面的一辆摩托碾过,Robert Dunlop因此而去世。忍受丧父之痛的Michael Dunlop坚持继续比赛,并夺得250cc组别冠军,作为摩托车手,当下的Michael Dunlop能给先父送上的最好的礼物就是这个冠军,这场比赛俨然就是一段催人泪下的感人故事,也成为公路摩托赛事的经典。跟场地赛不一样,公路赛需要面对的是开放的比赛环境,路面每一刻都潜在变化的可能性,骑手不仅需要莫大的勇气,还要克服每一刻都可能发生的突发意外,一个失误可能就需要付出生命的代价,但这也是公路赛的魅力所在,也是骑手们孜孜不倦来挑战的动力来源之一。像William Dunlop这一类公路赛车手,或许在比赛中丧命不是最糟糕的事情,毕竟公路赛道就是他们的精神家园,而且他们一旦踏上公路赛的旅程,就已经有了豁出去的勇气。跟MotoGP相比,虽然公路赛的压弯角度和过弯速度都没那么极致,但也足以是达到疯子般的程度,如果这个压弯角度减少一两度,那条直道降速几公里/小时,那就不是比赛了,而是行礼如仪的巡游。综上所述,应该可以粗略回答“公路摩托车赛那么危险,为什么那群疯子还要斗?”这类问题了。

已使用

图:《烈火战车》剧照。

哪怕不关注摩托车赛事的车迷,应该也知道曼岛TT,TT是出了名的危险系数非常高的公路摩托车赛,路边有房子、电灯杆和悬崖,每一样都可轻易将骑手置之死地,而William Dunlop经常参加的爱尔兰公路赛,其危险系数更高一级。第一,现场观众不设防,MotoGP就不用说了,赛道内有专门的观众席,而且观众席跟赛道之间是有防护层的,就连曼岛TT也有所谓的“禁区”,防止观众站在危险位置观赛,而爱尔兰公路赛则是放任自由(当然观众不能站在路中央),随意在路边看比赛不在话下,有些神经质的观众还趴在弯心附近,头部距离赛车攻弯路线仅有咫尺之遥,如果一出意外必然是人车双亡。第二,恐怖的飞跳,曼岛TT也有不少飞跳,不过那种飞跳的恐怖程度相对较低,爱尔兰公路赛其中一个最出名的飞跳是O’Dea,赛车在超过250km/h的速度下腾空飞跳接近30米,落地时稍有不慎就会失控翻滚。第三,超高的极速,以North West 200赛事为例,极速纪录334.7km/h,虽然曼岛TT赛事也能达到这个速度水平,但TT采取的是WRC样式的间隔发车,然后骑手们各自做成绩,即便有超车也不存在直接的名次之争,而爱尔兰公路赛是同时发车的,骑手们需要正面交锋抢位置,超过330km/h的你来我往,加上路边的一草一木,变相将危险系数增加到无限高。第四,雨天照常比赛,很多比赛遇到雨天都会继续坚持下去,不过爱尔兰公路赛有点特殊,那些公路赛道通常是在乡郊,而且路况非常恶劣,路面有泥浆、坑洞甚至牛粪,雨水会将路面搞得泥泞湿滑,抓地力严重不足。

已使用

已使用

图:攻弯时背部擦着花丛,膝部擦着地面,不过侧倾角度还是不如MotoGP那么极端。

已使用

图:场地赛一旦出现撞车,医疗队伍会乘坐救护车通过赛道周边的小径来到事故现场,而爱尔兰公路赛中的所谓“赛道”可能是当地唯一的主干道,也是医疗人员通往事发点的必经之路。为了在最短时间内完成救援工作,爱尔兰公路赛的医疗人员必须背着急救背囊骑着摩托车,然后以比赛般的速度来到事发点。不过非常可惜,即便是行动这么火速的医疗人员,也挽救不了William Dunlop的性命。RIP!愿逝者安息!

本文全部图片来自网络,如图片著作权人对本网站转载或使用有异议,请与本网站联系。

(本文内容知识产权及版权属无敌汽车网所有,任何转载必须经本网同意,如有抄袭或未经授权转载均属违法,本网保留追诉权利。)

提示:键盘左右"← →"按键也可以翻页


相关评论

无敌APP苹果版

无敌APP安卓版

无敌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