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品牌专区
改件仓库

国产北见淳!改装一定要在改装店?

来源:无敌汽车网 文/图:张振文 图:张振文 鸣谢: 审:R.P

2015-12-31

[导读] 相信许多车友都有过在一些无良改装店被坑的经历,明明五千块能搞好的事情却变成了一万块,从最开始的信任变成了最后的抛弃,无奈中国的汽修市场过大,谁都想分改装一杯羹,狼多肉少,不宰你宰谁。正当笔者一次又一次目睹这些毫无技术的改装店家坑消费者的时候,在一次偶然的机会当中,笔者结识了附近城市的一名隐居玩家,一个小小的车房成为了他的私人研究室。

有了自己的第一台爱车后,相信不少车友都希望对其进行改装来凸显自己的个性,从避震轮毂,从进气到排气,小白玩家们总是希望用最短的时间令自己的车出现自己最想要的效果,但往往正是这种心态令他们走进了一些无良改装店家所设的温柔陷阱,刚去到改装店总是享受着皇帝般的服务,店家不厌其烦地向你推销他们所谓最好的产品,说辞天花乱坠,务必让你觉得在他这里改车才是最正确的选择。从盈利的角度来说这种做法的确无可厚非,但是老实说,现今国内的玩车环境尚未成熟,而商家一味追求眼前的利益,只潜心卖货的比潜心搞技术的多得多,只能将这个难得建立起来的玩车氛围越搞越功利,形成不可挽回的恶性循环。难听点的说便是国内几乎有一大半的车友多多少少都被身边的无良改装店坑过,许多人的改装经验也是悲催地被坑出来的

难道国内的改装业就这么乌烟瘴气无可救药?未必,随着互联网越来越渗透到人们的生活,信息也越来越透明,许多聪明的玩家不会再盲目的听从他人所谓专业的意见,而是学会在网上查找各种解决方案,防止被坑,也基本杜绝了一套8000块的避震被卖到两万块的事件发生。在这种情况下,笔者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中结识了一名几乎是隐藏于闹市中的神宅玩家,令笔者有种遇见了真人版北见淳的感觉。(北见淳:湾岸漫画人物,不喜欢抛头露面的技师,喜欢深入研究改装奥妙的古怪技师,无论主角的Z还是保时捷甚至Testarossa都逃不过他手。)

笔者的老思域EK3已经在本网露过几次脸了(详情请点击《旧时代的荣光 新时代的异类 血泪EK3》),而笔者的EK3在之前一直是用没有VTEC的D15Z4机器,全因笔者的囊中羞涩,没有资金去移植红头机器(俺的梦想就是B18C-R下盘配B16B缸盖....轰轰),便只能一直用着这副没有VTEC的老机器,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中,笔者在一个相熟的店家里找到了带有VTEC的D16Y5盘头与电脑一组,正好可以移植到笔者那副D15Z4机器上面去,但正是因为这次移植笔者才认识到这个宅得可怕脾气又古怪的玩家

由于这名玩家不愿意透露自己的姓名以及身份,低调得可怕,所以笔者在以下文字中以“F先生”代替。笔者的机器盘头移植以及电脑接线F先生几乎参与了全程,令笔者大大地惊讶,为什么这样的人不去开改装店而宁愿这样子神出鬼没呢?随着与F先生的愈发熟络笔者便愈发吃惊。笔者一开始还在愁F先生这样搞机器肯定要收笔者一笔不菲的工时费了,但笔者刚询问完价格后,F先生一边修整笔者的机器一边一句话劈头劈脑地抛了过来,令笔者猝手不及防不胜防,差点踩中机油滑倒在地。

“额•••••F先生,你这样子搞,估计收费应该很贵吧。“

“看心情,你看不见我正在弄你的机器了吗?“

“我知道,但F先生能否给一个确实的价格我呢?毕竟俺比较穷,怕付不起啊,移植这些东西都快用掉了我一个月工资了。”

“我看上你的机器了,不收钱,别吵我。”

“•••••••••••••••我是不是在发梦?”

对话至此,笔者已经开始怀疑F先生的真正目的了,这世界哪有不收钱就干活的技师啊!但一番苦战之后笔者却在与F先生边喝酒边对话的过程当中听到了更为震惊的内容。

“F先生,你可真是我第一次见到不收钱就干活的人啊,我的机器又不是什么名机,为啥就看上了呢?”

“你管我,什么机器都有其好玩的地方,我只是一个玩家,要是合眼缘让我有兴趣的话,收不收钱不是我要考虑的,我只考虑怎样组好这副机器。”

我X!笔者已经觉得自己是不是喝酒喝多了才听到这般回答,但正当笔者不胜酒力就快在店家休息室沙发进入昏睡状态前,亲眼见着F先生又站在笔者的车前开始工作了,笔者的心头突然涌出了一股屌丝遇着贵人般的暖流。

图:组装前的清洗工作是必不可少的。

图:F先生正在为笔者的缸平面进行抛光,因为以前的缸垫有耐高温密封胶面会附着在缸平面上,如果要打开气门室再装上的话,必须把以前附着的耐高温胶清理掉。

图:重组机器的过程中F先生一直没有提起过要钱的事,反而笔者跑过去找他聊几句却被他哄走了,笔者只能乖乖地闭嘴在旁安静地拍照,拍照的瞬间捕捉到了那一刻的准确时间:凌晨一点二十五分。

 

就这样,F先生几乎几个通宵都是同一时间开几十公里的路程来为笔者搞机器,到了凌晨四点多又驱车回去睡一会儿,晚上继续开工,而最后组装完成的机器的表现的确比之前好了很多,笔者开始对F先生提出到他的店进行采访的要求,F先生一开始是十分抗拒的,重复向笔者表明他那里只是一个小车房,但对于好奇心满满的笔者来说这般理由只能更为增加采访欲望,在死磨烂泡了一段时间后,F先生终于答应并允许笔者前往他的车房进行拍照,但前提是不能露出他的样子和泄露车房地址。

图:最后的线组部分是由F先生一个人重组完成的,令笔者瞬间想打开F先生的脑壳研究里面构造。

 

提示:键盘左右"← →"按键也可以翻页


相关评论

无敌APP苹果版

无敌APP安卓版

无敌微信公众号